纪委办公室、监察室 警示教育详细

成都某公立医院主任向民营医院介绍患者,收取“感谢费”被通报!

收取私立医院“感谢费”,公立医院主任被通报。

近日都市纪委监委通报了1起专项治理典型案例:成都市郫都区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张良权向四川某私立医院介绍患者并收取“感谢费”问题,因违反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廉洁从业九项规定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收缴其违纪所得。



通报内容显示:

2018年,四川某私立医院业务员陈某请托张良权向该医院介绍患者,并表示向张良权支付转诊病人医疗费用的20%作为“感谢费”。2019年至2020年,张良权先后2次将区第二人民医院病人介绍给该私立医院,并收取“感谢费”5300元,违反医疗机构相关纪律规定,损害职业形象。2022年4月,张良权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收缴其违纪所得。


“转介”风波背后

隐藏着医疗体系的顽疾

成都市通报的这起案例,并不是唯一一起走向大众视野的“医生转介患者”事件。这个问题在很多医院的医生之间都存在,几乎是行业内默认的潜规则。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一些大医院,介绍患者去别的医院看病的案例尤其多。知名的大医院一床难求,他们不仅要满足本地患者的需求,还要为慕名而来的外地患者提供诊疗服务,专家号排队十天半个月才能顺利被接诊是常有的事情。

因此,部分患者可能会比较着急,无良医生们就拿准了这个心理,把病人们介绍到一些民营医院。一名退休的上海三甲医院医生曾表示,医生以多点执业为名,把病人往外边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医疗自媒体公众号“八点健闻”在采访了多名民营医院工作者后,有人表示,如果没有这些转介手段,很多中小型民营医院根本没法活。于是挖一名公立医院的知名专家,或者“贿赂”一名公立医院医生,“搞定一名医生,带来一群患者”成为民营医院最简便、最快捷的做法。

据报道,在2009年新医改启动,“PPP公私合作伙伴模式”盛行的时候,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的患者转介曾经历过一段公开透明的时间。但好景不长,因为工资结算、管理不规范,且民营医疗机构鱼龙混杂,患者引流之后,未能提供令患者满意的服务导致患者迁怒合作医院等问题,很多公私合作模式都走向了破裂。

虽然国家层面从未叫停公私合作,甚至还在鼓励民营医院参与医联体建设,推动医院、康养机构之间的转诊、转介,但实质上不少民营医院在寻求与公立医院合作的道路上遭到拒绝,撞上壁垒。


强监管下

灰色“回扣”入地无门

2021年11月1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医保局、国家中医药局就联合发布《关于印发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廉洁从业九项准则的通知》,为广大医务人员划清了基本行为底线。其中就增加了“不牟利转介患者”等一系列新内容,并对“不准接受商业提成”作了全面要求,最大限度覆盖可能产生的各类提成。



《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廉洁从业九项准则》第六条:

服从诊疗需要,不牟利转介患者。客观公正合理地根据患者需要提供医学信息、运用医疗资源。除因需要在医联体内正常转诊外,严禁以谋取个人利益为目的,经由网上或线下途径介绍、引导患者到指定医疗机构就诊。

此外,有网友关注到一个细节:张良权的违规行为发生在2018年至2020年,当时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廉洁从业九项准则尚未出台,今据此处分是否合规?

实际上原有的“九不准”中本来也有类似规定,第二条“不准开单提成”也曾规定,严禁医疗卫生人员通过介绍患者到其他单位检查、治疗或购买医药产品等收取提成。必须重视的是,这一次“翻旧账”意味着监管正在进一步收紧!

2022年6月6日,国家卫健委等九部委共同印发了《关于印发2022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其中明确:坚决惩治“红包”、回扣现象,同时要求严肃查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身份之便直播带货等行为。

地方上,2022年4月13日,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开了《关于印发甘肃省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廉洁从业行动实施方案(2021-2024年)的通知》,通知表示,甘肃省将在全省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包括诊所、民营医院等社会办医疗机构)开展严查严惩收“红包”、回扣专项行动。

不管是国家、地方都在严抓医院“吃回扣”行为,强监管下,通过支付转介费引流患者的灰色方式,在未来注定会走投无路、入地无门。

事实上,正如公私合作从未遭到反对一样,巡查方案打击的也是涉及金钱交易的患者转介行为。包括医生多点执业,其实也会带走一部分患者,转介、引流患者很多时候也能被大众接受,只是大家无法接受把患者像商品一样进行买卖。

如果未来公立、民营间的转介能走入一种良性循环的话,或许还需要畅通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之间的合作渠道,正规合法的合作变多了,医生阳光收入变多了,吃回扣的现象很有可能会随之减少;而民营医院也务必提高医疗服务水平,让承接过来的患者享受良好的就诊体验,不至于跌了自己的价,也毁了合作单位的名声。


来源:转载自川医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