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焦点新闻详细

来自援鄂医疗队的故事

2020年2月16日星期日

我是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于2月13日与四川省第七、八批援鄂医疗队驰援武汉,直到今天才挤出一点时间来记录一些感人的点滴故事。

随着省卫健委第七、八批援鄂医疗队的组建,我于13日凌晨接到出征任务的电话时,不假思索便立即答应前往,因为我是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我和医疗队的同事们在医院领导、同事以及亲朋好友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挥别成都,带着医院沉甸甸的上百箱医疗、后勤物资于2月13日夜间顺利抵达“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附近酒店,没顾得上休息,我们便开始清理医疗物资。值得一提的是,前一天急诊科刘亚玲老师还值了夜班,包括她在内的所有队员都毫无怨言地加入到繁重的物品搬运、归纳及清理行动中直到凌晨1点


2月14日完成一天的院感培训及上岗前准备后,我们于15日进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接手9楼病区,共64张床位,该病区均为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入病区前,我们每一个人再次检查防护服、隔离衣、护目镜、口罩是否穿戴严密,因为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挽救他人;为了防止反复穿脱隔离衣增加暴露风险,大家进入病房前数小时自觉禁水、禁食。


第一次进入病区,我心里忐忑而不安:万一隔离衣、手套破了怎么办?口罩或者护目镜没有密闭好怎么办?自己被感染又怎么办?让自己被忙碌占据果然是克服焦虑的良药,当收治完第一例患者后,我逐渐进入工作状态,规范操作、严格防护、注意每一个细节。但意外随时可能发生,两位同事在操作中防护服破裂,立即返回清洁区更换后继续投入工作。快节奏、紧张让肾上腺素飙升,加之密不透风的隔离衣,就算穿了一件单衣,我们也会汗流浃背;护目镜里的雾气、严密包裹口鼻的N95口罩及头套、多层外科手套让人似乎只能透过门缝窥视这个模糊的世界,你的听觉、触觉也正迅速下降。


经过一整天的忙碌,64张床位全部收满,7个病重1个病危。为了及时收治患者,好几个我院的老师都是到从早上9点出发,10点过进病区,12点左右开始收治病人,5.6点才出病房,期间8、9个小时都忍饥挨饿,不敢吃喝。当卸下所有防护装备,走出医院那一刻,美妙的雪景映入眼帘,当呼吸再次顺畅、清冷的空气再次涌入胸膛后,我心里在想,再次感触到能健康地活着去品位生命中的美好就算是颠沛流离,也是多么地值得珍惜!


为了防止医护间感染,我们制定了进入酒店的严格流程(手消毒→脱口罩→手消毒→戴口罩→测体温→进入酒店→脱去外出服)。


回到各自房间,很多战友才惊愕地感觉到身体某处在隐隐作痛,这才发现反复洗手、消毒及长期穿戴防护设备已造成局部皮肤破溃,而在投入的工作状态时大家竟都浑然不知。


深夜的寒风中,薛领队传来了医院领导关切的话语,暖意再次涌上胸膛:“医院是医疗队最强大的后盾,防护物资一定会保证,尽量不要给武汉添麻烦!每个队员的家人医院一定妥善照顾,请各位放心!”。入睡前,我想起了我的家人,我的妈妈,突然发现那些平日烦心的唠叨竟是我此刻最渴望听到的声音;看着其他队友的家人为他们送行时,多想爸爸妈妈也能在离行前为儿子加油打气啊!但是考虑到母亲近日查出“肺脓肿”,担心此次支援会让母亲焦虑我的安危引起病情加重,所以我狠下心来没有告诉家人。希望爸爸妈妈能体谅儿子的苦衷,相信你们知道了情况,也会支持我的选择。

最后,请领导和家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在医院党政的领导和支持下,勠力同心,团结协作,圆满完成任务,让党旗在防控疫情斗争第一线高高飘扬,同时保护好自己,顺利返蓉。